网站软件片

那句话是什么:条条大路通罗马。

年少不知罗马是何方,还以为是天界,就比如某国的昆仑,蓬莱仙岛一样,是个美好又神秘的地方。

曾一度,艾拉在书上写下最喜欢的城市就是罗马。后来,她知道了罗马是意大利的首都,她自己来过一次后就不再提起兴趣了。

没有归属感,她不喜欢漂泊的感觉。

如今再来,艾拉却在欣赏它的特色建筑。

云舒离开不久,客厅就引起一阵骚动。

沈方俞亲自来参加柯莱小姐的婚宴。

这谢家的人,都很低调,任凭公司再厉害,领导班子却鲜为人知,倒是名字却被大众知道。

得知沈方俞前来,柯莱先生丢下一切,他步伐紧张,频率加快的走到门口去迎接,“沈总,感谢您在百忙中抽数时间来参加小女的婚宴。”

艾拉跟着众人的热闹,她视线也看向门口方向。

人群总,他们腾出一条路。这条路,清楚的让艾拉和那个他四目相对。

沈方俞的眼神哪怕是余光,让艾拉无处遁形。

优雅果子显露温婉风韵

她看到那个熟悉的眼神,和当初姐姐倒在血泊中,他看自己的一样。冰冷,憎恨,埋怨……

艾拉久混商场,哪怕她此刻的心中犹如滔天海啸,又如山崩或者泄洪,多大的情绪,却都被她自然的捋了一下头发带过。

她的眼神看向别处躲开,脸上毫无波澜。

沈方俞的眼睛,光明正大的望着她。

罗马的谢氏集团,至今他都是代理的总裁,不是没有贤能者上任,而是他不想让别人当。

新郎官的话勾回了沈方俞的视线,他回应了一句,再抬头的时候,站在那里的人,却没有了。

艾拉一声不吭的,又消失不见。

他的视线,立刻扫描在场的太太。

只见谢太太也好奇的盯着自己看,或许太太对他也是好奇心十足吧。

然而,太太的身边并没有艾拉。

那艾拉呢?

王珊伸手在云舒眼前晃晃,“确实挺帅的总裁,看上了?他可是丈夫的下属。”

云舒摇头,“不是这个。”

柯莱先生伸手邀请他到后方小叙,沈方俞:“稍等。”

他抬步准备去和云舒当面打招呼,突然就看到他们的谢太太紧张的推着王珊朝女厕所的方向跑去。沈方俞:“……太太这么不同寻常么?”

云舒的内心:乖乖,想隐瞒谢闵行老婆的身份还得这么麻烦。

王珊:“躲什么呀?”

“笨,他来叫我一声太太,那不都知道我是谢闵行的宝贝老婆了。这样我怎么能实现自我价值啊,我还怎么开开心心的玩耍。”

王珊啧啧道:“有钱人家的老婆想法都这么的与众不同,那现在呢?躲了一会,出去他要是还给打招呼怎么办?”

云舒:“我不认识他不就行了,再等五分钟出去。”

因为来参加的是人家的婚礼,新娘子的衣服颜色,艾拉来的时候就巧妙的躲避过去,在这个国家忌讳的颜色,她们也都避过。

最后她穿了一身烟灰色的礼裙,意大利人多喜欢灰色,恰好帘子也是灰色的,于是她藏在窗帘后,与其融为一体。

窗帘是个好东西,关键时刻能躲避。

沈方俞头微侧,眼神看向地面寻找女子的鞋子,一个个的扫描。当他看到一双熟悉的消薄的脚面穿着白色的高跟鞋,在灰色的窗帘下只露出一点。

他勾起淡笑,“小艾啊小艾,还是被我逮到了!”

柯莱先生又邀请他去后方小叙,却被他拒绝,就在大厅中同众人闲聊,他的视线一直在灰色帘子下那双莹白的脚面,谁敬酒,他都喝。

晚宴恢复之前的热闹,有资格和沈方俞搭上话的,都会过去奉承。

有人站在他对立面的时候,沈方俞脸别开:“挡住我的视线了。”

这句话给对方吓得,立刻错开,“抱歉沈总。”

一个沈方俞就够人想巴结的了,云舒老远的看着,她心中想,若是她丈夫来,那得多夸张啊。

“没关系,继续说最新的项目。”

周围的人窃窃私语,都知道了这位沈总不喜欢有人站在他面前交谈,这样会挡到他的视线。于是再过去的人,都自觉站在一边。

沈方俞和人交谈,视线却在地上那双玉足上停留,喝酒微笑。

艾拉在帘子后,轻轻掀开厚布,只隔着一层薄纱,结果发现,她的正对面就是他要躲避的男人。

沈方俞故意的!

云舒大厅找艾拉,找不到,她放弃,“不管了,我们直接去找柯莱先生和她的女儿。”

至于被撂单的艾拉,还等着太太去解救她。

半个小时过去了,厚重的帘子不透气,她的呼吸间,把自己脸上的妆容都热花了。

艾拉闭眼,视死如归的准备出去,再过不久,晚宴就结束了,她可不想被锁在帘子里,闹笑话。

可,出去真的需要勇气。

面对曾经支离破碎,血淋淋的勇气。

越来越近的皮鞋声,让艾拉心提到嗓子眼。

近了,越来越近了。

隔着帘子,艾拉低头只看到了一个男士皮鞋的鞋尖。

两人中间仅有一个帘子做屏障,只要拉开,他们就会面对面。

沈方俞的鞋子,停在艾拉的脚前,两人的脚尖相距不到三厘米。

他抬手捏在帘子的一侧,内心的冲动告诉他,拉开!拉开!拉开看想了许久的人。

酒精一直刺激他的大脑,帘子晃动。

艾拉的下巴处紧张的凝成了汗滴,滴落。她看着他的手处,如果面对面了要说什么。

窗帘快打开的时候,沈方俞的手放了下去。

艾拉的心终于回归平静。

两人想对静默,调整呼吸。

“有空了,回家看看二老,他们想了。”沈方俞的声音在艾拉听来和三年前相比变了,他的音色更沉,声音中充满了孤傲。少年郎的如泉水的声音,不在了。

艾拉闭眼,她手握成拳头给自己支撑,她平复心跳,“我妈身体怎么样?”

“挺好的。”

紧接着又是想对沉默,脚尖想对,就像学生时代,艾拉和沈方俞坐一起,她的脚悄悄的挨近沈方俞的脚,那么近的距离,如今却这么远。

艾拉瘦扁,看不出窗帘这里有个人,周围看到沈方俞在这里都以为他想安静,不敢上去打扰。

至于,小云总恐怕高兴的早把艾拉这个跟班拉在脑后边了,她和王珊博得了柯莱先生的喜欢,换人的事情好说,根本就没有浪费口舌。

云舒这一行算是没有白来,目的达到了,她开心的飘起来。

帘子内外的人,安静有三分钟,一个不走,一个不出。

“再过几天就是她的忌日,们什么时候去?”

只要他们去了,艾拉就能错开那个时间,往年她都是一个人,挑时间偷偷去祭奠,然后再偷偷的溜走,谁也不知道,因为,她总会提前一个月去。

今年由于工作原因,她去到江左影视,在太太的身边,让她恍然间错过了回去的时间。

她对不起姐姐,哪怕她死上一千次一万次都不够赔偿。

沈方俞:“听妈的。”

再相交,二人已经变得无话可说。

帘子后的艾拉,听到那个称呼,她眼睛有些热,眨眼竟然有泪水……

沈方俞等艾拉主动,艾拉逃避不知话语在哪儿。

是他的公务救了艾拉。

他拿着手机准备接通的时候,艾拉趁此机会主动掀开帘子,提着裙摆,从沈方俞的眼前跑开,只留个她的一个背影。

沈方俞盯着那个后背,看着她消失不见,任由手机在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