榴莲频频更懂你app官网

天宫,金阙斗府端坐于蒲团之上的金灵圣母缓缓睁开眼睛,眼眸之中精光一闪即逝就在此时,那大殿之中,一道淡淡的白光弥漫开来,只见一身道袍的通天教主缓缓浮现出来。

来的是通天教主的一道分身,但是金灵圣母依旧起身行了一礼。

“师尊。”

通天教主微微颔首,开口说道:“此女你还是帮上一下比较好。”

金灵圣母微微一愣,抬头朝着自己的头顶看去。

只见那头顶上一片星海缓缓旋转,自己掌八万四千群星,还从未出现过这等情况。

绣眉微蹙,只见那金灵圣母眼中满是近疑惑之色。

“这是?”

“龙皇敖凡并未将封神榜补,而是将这机会给了自己的徒弟。”

金灵圣母微微一愣,随后说道:“她要勾连星宿?”

通天教主点了点头,心中也是苦笑不已,谁能想到敖凡到这这时候都不安生。

“此次封神乃是命数定理,天道之束缚前所未有,比之前那次更加厉害。”

像个孩子一样

“敖凡意图将这世间万物同命数练习起来,你这斗部星辰便是不可或缺之物。”

听到这里,金灵圣母顿时眼中精光一闪,但随即又有些疑惑起来。

“这么做,岂不是便宜了我?”

“他龙皇是为别人着想的主?”

通天教主没好气的说了一句,只见那金灵圣母顿时脸色有些赫然起来。

“不过好在并未没有替你想过,因此这事儿对你来说也算是好事儿。”

金灵圣母点了点头,随后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便今日助力一番。”

说完,便看到那金灵圣母速手一挥,便是一片星光洒下。

那原本旋转的极其缓慢的周天星斗,顿时开始流转的顺畅起来,丝丝星辰之力也开始慢慢汇聚起来。

此时的凡间许府当中,原本手腕还有些微微颤抖的许负,此时顿感身上一松。

脸上露出了一抹诧异的神色,许负抬眼朝着自己头顶的星辰看去,不由得便是一愣。

眼见那流转速度明显比自己之前顺畅了不少,许负心中稍稍想了想便明白了其中关键。

嘴角微微扬起,露出了一丝笑意,随后便看到那许负手捏星辰之力,将其渡入到了手中的封神榜上。

只是一瞬间的功夫,那封神榜便释放出来一道强悍的威势。

一旁看着的张良顿时脸色巨变,只是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,便看到那封神榜表爆出一团光芒。

只见那封神榜缓缓漂浮在半空中,旋转了一下之后,就此飞回张良的手中。

“这是?”

张良满脸疑惑的看着许负,试图得到一些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“此次封神榜补充完,就此交于你手,我的任务便也算完成了大半。”

“那这天命之子?”

许负微微一笑,随后说道:“你且在我府上待上些时日,那人自会前来。”

听到这话,张良便也不着急起来,只好打算好好的等上一段时间再说。

……张楚政权连日挫败,假王吴广被杀,西征大军尽数覆灭。

章邯几乎是以摧枯拉朽的架势,将那西征的张楚政权绞杀干净。

不过数月功夫,那原本不可一世的张楚大军便被章邯赶到了陈县境内。

望着那远处的城楼,章邯眼中精光一闪即逝,随后抬了抬手。

只是一瞬间的功夫,那身后箭阵便施展开来,随着副将一声令下,便是万千弓箭齐发。

城楼之上,原本打算看看章邯大军是什么样子的陈胜,此时骤然听到破空声,随后便是密密麻麻的箭阵朝着自己射来。

那陈胜瞬间脸色大变,急匆匆的逃离了城墙。

不过一会儿的功夫,那道城楼之上便是惨叫声四起。

弓箭如雨,不过眨眼间就让城头上戍卫的甲士十不存一。

心中骇然之际,那陈胜此时才知道,这章邯为何能够如此轻易击败自己的征西大军。

秦一统六国才几十年的功夫,军中战阵随说不上巅峰,但是也并不算差,岂是他手下大军可以相比的。

一时间,陈胜居然生出了一丝退意。

箭雨依旧在不断落下,好一会儿之后才慢慢结束下来。

原本光秃秃的城楼之上,此时布满了利箭,不少人身上都是身中数十箭,便是连人的模样都看不清楚了。

“攻城!”

一声令下,那如同潮水一般的秦军便朝着陈县涌了过去。

在亲卫护持下的陈胜,刚刚稳住心神,便突然听到城外的喊杀声。

脸色骤然一变,那陈胜将身边亲卫推开,高声喊道:“速速应敌!”

城头上转瞬间便陷入了修罗地狱一般的模样,不断有将士倒下,而城中也开始乱象渐起。

抵抗不过一日功夫,那城中守将便折损了大半,眼见秦军将要破城,陈胜心中逃遁的心思愈发严重起来。

刚刚入夜,陈胜便召集自己亲卫,打算逃出城去。

人并不算多,多是自己亲信,而城中众人还不知道陈胜要逃跑的事情。

马车之中的陈胜心中暗自紧张,手中还紧紧的攥着自己的长剑。

就在陈胜心中紧张的时候,车外却是传来一声询问。

“王上,已然到城外了,是否加快速度?”

听到询问,陈胜眼中闪过一丝疑惑,想了想之后才说道:“加快速度,不要停留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话音刚落,只见一柄利剑便从那马车外刺了进来,陈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,顿时感觉到胸口一痛。

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,好一会儿之后,才回过神来。

“你!”

话还没有说出口,只见那长剑被瞬间抽离,马车的帘子也随之掀开。

见是自己的马夫庄贾,陈胜顿时心头大怒,抽出剑来便打算刺死庄贾。

只是那车内空间狭小,还未等到陈胜施展开来,便看到那庄贾又是一剑刺出。

直中自己要害。

“为、为何!?”

“王上,对不住了,秦军势大,您又要逃跑,咱们都完了,属下只求一命罢了。”

“今日借您项上人头一用,日后四时祭拜定当少不了您的。”

话音刚落,只见那庄贾一剑扬起。

陈胜只觉得自己好似飞起来了一样,失神的那一瞬间,还看到了自己那没有头颅的身体,手中紧紧的抓着长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