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很多快手软件

林轻轻:“到底知不知道我妈是被刘氏捂死的?”

“不可能,妈是自然死亡,刘氏不可能杀人,已经任凭的猜测害死了我的老婆,林轻轻,就是一个恶魔。草菅人命。”

他的话在谢闵慎听来就是嘲讽,他拍手,为林普鼓掌,“是说轻轻草菅人命还是我?”

林普不敢说话。

她自认已经很坚强了,可听到林普到现在依旧维护刘氏和林倩,她就为母亲感到不值得,她眼中的泪,忍不住,她告诉自己,哭是弱者行为,可她是个弱者。这样的人,他为什么会是自己的父亲,妈妈那么美好的一个人,为什么遇到这样恶心的林普。

谢闵慎抽出桌子上的纸巾,为妻子擦泪。

“林董,草菅人命的人,有一就有二,刘氏和林倩是一,那么愿意当那个二么?”他用纸巾捂着妻子的眼睛,黝黑的眸子对着眼前寒酸的林普,“不愿意就给我滚蛋!”

林普不走,他被搞得身无分文,晚上只能住在草丛中的家,他今日就是得不到公司也要得到钱。

“林轻轻我是生的爸,得给我钱,得养我。”

谢闵慎一个胳膊搂着妻子,另一只手在桌面上有节律的敲打,“出去,我给。”

等林普外出,他的面前就出现两个男人,夹着他,将他朝车中塞进去。

车子开往郊区。

短发清纯美女抹胸吊带性感内衣私房美腿写真图片

咖啡厅。

林轻轻缓过神,她红着鼻头,和眼睛一样的颜色,“闵慎,今天不是有专家会议么?”

“都被他带到这儿了,我还有心情接待专家么?”

他自然是脱下白大褂扔给小师妹,拿着车钥匙就朝这边赶来。

就算他不来,暗中跟踪林普的手下,也会保护好二少夫人这个人。

林轻轻被丈夫安全的搂着,她问:“一早就知道么?”

“我知道。难过的话回去多和大嫂在一起,让她给传染传染。”

林轻轻摇头,“我不想让小舒知道,若是她和江季哥知道今天的事情,一定会忍不住犯事。”

“大嫂知道他出狱,其实在他出狱的第一天,就点背的遇到了大嫂,我没让她告诉。”

林轻轻的内心:这算哪门子的姐妹?说不告诉就不告诉,也太好说话了吧。

谢闵慎牵着林轻轻的手,回到他们的车内。他拧开一瓶水递给妻子,“和商量一件事好么?”

“说。”

“林普交给我,别管,也不要再见他。”

林轻轻放下水瓶,凝视着丈夫的眼眸,“我答应。”

如果不答应,刚才林普被外边的人抓走的时候,她就会出手阻拦,她很笨,不知道该怎么对待林普,让他经常这样骚扰自己不是办法。

交给丈夫,是最明智的选择,这样一来,谢闵慎也不会分心担忧她。

林普免不了一场被群殴,不严重,打人的人都是经常训练的,他们知道打哪儿严重,打哪儿不严重但是疼。

倒霉的是,林普就是最后那个,不严重,但疼的他嗷嗷乱叫。

“叫的真像狗吠。”谢闵慎到了,他抬手,手心朝着后背的门口方向摆手,他将屋子里的人手都打发出去,关起门,单独对着林普。

“给一个选择,要公司还是要命?”

林普:“谢闵慎,玩儿我呢。”

“要钱还是要命!”

……

又一周的时间,很快就过去了。

四月初,第一个周六的下午,谢家和云氏夫妇,都聚集在机上。

江季回国办了些手续,没多久又出了国,这次算是彻底的接回了父母,外国的一切能舍的舍弃,带不走的直接捐了他们回来的时候,轻松的仿佛游客。

江季在机场往前走,手中推着三个拉杆箱,身后跟着手拉手的父母。

四月的暖阳洒在朝机场走出来的江季身上,他从下飞机开始,嘴角的笑容就变大,终于归根了。

机场最前方的是谢闵西,她穿着百褶裙,上身是黑色的卫衣,一双白色的平底鞋,露着一条美腿,引人注目。

江季的笑容瞬间消失殆尽,他不在家这段时间看来西子很自由啊。

这才二十多度的天,她都敢露腿。

江季步伐加快,他走路一顿一扬,到谢闵西的面前,上手就捏她的肉脸,“胆儿废了啊,敢穿超短裙,露着大白腿给谁看呢?嗯!”

谢闵西贴上去,环着江季的腰,“当然是给看的。”

说完,她垫脚,江季低头。

自然的在机场不害臊的亲吻。

云舒身后捂着儿子的眼睛,“不看大人的亲亲哦,害眼睛。”

小家伙使劲儿的掰开妈妈的手,挡着他学习姑父(舅舅)如何把妹,妈妈真糟心。

这一对吻没有一会儿,就分开,江季贴着谢闵西的脸悄声的说了一句:“今晚回家?”

小姑娘又吻了他的脸颊害羞答应,“好。”

云端别墅还有他们家的房子,几年没有住人,到处都是灰尘,谢闵西找清洁工,她亲自监工的将这里进行了一个大扫除。

老江和江夫人以后回来,就定居在北国A市了,邻居还是云家。

以后不再折腾,也没有可折腾的劲儿。

屋子里的布局,和当年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,有些家具老了旧了,谢闵西又重新让人换新。

如此看着像是新的一样。

老江是个复古派,他进屋,脑海里满满的都是曾经的点滴。

仿佛,他们是昨天才离开,今天又回来了一样。

屋子里的布局,谢闵西还走访了大嫂和轻轻嫂子,包括院子中的池塘,她贴心的命人换上几条小鱼儿。

如此用心,江夫人感动的都说不出词儿,眼眶有些发红。

江季的胳膊压在谢闵西的肩膀上,搂着她,让她一直在自己的怀中。见到江夫人的情绪激动,他调侃:“得了啊黄花菜,可是爷们儿,哭太有损形象啊。看亲家邻居都在这儿看着。”

又被儿子称为“黄花菜”的江夫人,揉揉眼睛。“我这不是没想过这一走再回来竟然是隔了这么多年。”

曾经,她们都以为很快就会回来,结果慢慢的她们移民,定居异国。

谢夫人看着女儿的安排收拾,她欣慰,最小的孩子也长大了。

这一天,是周末,家人们的时间都很充裕。

她们一起聚集去溯洄酒楼为江家的人做接风宴。

酒楼处,三个老人已经在等候,还有从学校回来的南墨,医院的谢闵慎经常走不开身,不过在这天他也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,去为江家人接风洗尘。

到了酒楼。

云舒忍不住捏着儿子的小手,“妈妈又来酒楼吃饭了,要妈妈钱不?外公偏心眼儿,看吃的多,就给开酒楼,我吃的多了二十多年了,也没说给我开一个,偏心眼。还有外婆。”

云父云母:“……”

进入包间。

谢爷爷起身,“恭喜们,回家成功。”

老江:“谢谢您伯父,没有们的帮助,也不会这么快。”

谢爷爷摆手,示意不要再说客气话。

“能回家团聚就是好事儿。”

众人坐下,江季为父母介绍老夫人和南墨。

“这位是外婆,南国的前任南宫伯爵夫人。外婆身边的那个小子,来头可不小。”

老夫人身旁的南墨,又被江季占便宜,他忍不住,笑说:“我们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同分出生,能不能不自称为哥,叫我小子。”

江季这段时间,确实挺无赖的,平时两人偶尔的交谈也成为一种习惯。

他回来,南墨很高兴。

江夫人一听,“和江季这么有缘啊,是在哪个医院生的?会不会也是我儿子?”

江夫人不愿意承认,她就是瞧上南墨的颜值了,这孩子年轻轻轻就如此俊美不凡,忧郁的小眼神,带着对自己人的亲昵。她喜欢!